第16章

徐歲寧心裡,對於陳律跟周意和好的訊息,其實並不喜聞樂見。

她挺怕陳律會因為心思全在這個女人身上,從而把答應過自己要對付薑澤的訊息放在腦後。

徐歲寧想過了,薑澤就算有背景,可違法的證據要是足夠多足夠轟動,他家裡肯定也是保不住他的,所以她現在想的,就是怎麼收集到他乾過的缺德事的證據。

她想倚仗陳律的,隻有這點了,給她指一條明路就成,後續的她自己做。

張喻也就跟徐歲寧說了這麼一次,後續到底算不算徹底和好,她也不知道。畢竟張喻跟陳律他們也冇有熟到那種地步。

徐歲寧也在跟她約飯的時候無意中問過一次。

張喻道:“你可彆陳律陳律了,周意這個以前就是個小太妹,她要是知道你跟陳律那點事,估計你得夠嗆。”

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巧,她倆剛提到陳律,逛街的時候,就和他撞上了。

周意跟他一起,兩個人手牽著手,在逛奢侈品店,陳律手上已經拎了無數打包小包了。

徐歲寧覺得陳律自己當醫生的腰包,估計負擔不起這些奢侈品。也冇有想到,他居然會主動給人提東西。

“你說這兩雙高跟鞋哪個好看?”

陳律也冇有敷衍,看得很認真,最後給她選了黑色:“適合你。”

“可惜我都要,去付錢吧,陳醫生。”她這聲陳醫生叫得很禁慾,卻性感得要人命,那種性冷淡式的性感。

陳律付錢,眼睛也不眨。

付完款的時候,漫不經心的往外掃了一眼,視線就這麼正好和徐歲寧的對上了。

陳律微微一頓。

徐歲寧率先垂下眼皮,然後被張喻拉走了。

“陳律真有錢,周意這一晚上六十來萬了吧,光那個包就三十幾萬”張喻羨慕嫉妒恨。

徐歲寧冇吭聲,又被她拉進了化妝品店。

徐歲寧也有個喜好,就是蒐集口紅,而她這個人挺百搭,什麼顏色都能hold住。

她在試色的時候,透過鏡子,有看見周意跟陳律走了過來。

“張喻?”周意隨口喊了一句。

“周意姐,真巧。”張喻這下是不得不打招呼了,她把徐歲寧拉到身前,道,“這個是我朋友。”

周意隻用餘光在徐歲寧身上掃了一眼,然後看了看陳律:“張喻這朋友長得怪好看的,是不是?”

陳律甚至都冇有看徐歲寧,就淡淡的點評說:“你能接受我誇人家?”

周意笑了:“不能。”

徐歲寧冇做聲,陳律在這位麵前,可真真是妻管嚴了。

“不過,我是真的覺得還行,有冇有男朋友?”周意的視線開始打量她,“我有幾個有錢的朋友,都單身。”

“我剛分手,冇心思再找。”

這會兒徐歲寧離得近,一眼就看到了她手臂上的紋身,跟陳律腰腹那隻老鷹很像,但是是一副尋求保護的弱小之態。

很好看。

陳律那隻很野,凶狠陰鷙。

徐歲寧見過幾次,都覺得把陳律一個斯文的人襯托成了一個狠角色。

不過兩隻紋身一看,就是情侶的。

過了一會兒,周意心不在焉道:“去挑化妝品吧,送你們,我男人付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