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鄭正是高中同學,高中的時候偷偷揹著家長來了一段自以為甜蜜的戀愛。

在高考前一天,我們約定好,以後一定要考上同一個大學,然後,畢業結婚生子。

誰知道,高考當天,我直接重生在了高考考場上。

這不是巧了嗎?

當年的我為了和鄭正上同一個大學,戀愛腦上頭,將高考題做錯了很多,隻能報一個不高不低的學校。

冇想到,鄭正超常發揮,考了一個985。

在取錄取通知書的當天,我哭著來找鄭正,“鄭正,我不想談異地戀。”

鄭正直接帶著自己的錄取通知書,還有他的新女友站在我的麵前。

“魚魚,我們分手吧,我們不會有未來的。”

我震驚的看著他的新女友,這不是我家的司機王叔給我看過的他女兒嗎?

我正要說話,鄭正就直接轉身。

“於魚,直白點告訴你吧,你配不上我!依依家裡有邁巴赫,你家有嗎?我當初真是瞎了眼了!”

我,“?”

下一秒,我就重生了。

看著試捲上的所有題,我冷笑了一聲, 戀愛腦,滾吧 。

為了給這對狗男女一個驚喜,我發揮了我此生最好的演技。

看著鄭正和我一起出去玩的時候心不在焉的模樣,我平靜的支著頭。

原來這個時候,他就開始有端倪了。

之前的我是瞎了眼了嗎?

剛看完電影,鄭正就直接說著,“魚魚,我有些事要先走了,改天再陪你出來玩吧。”

說完,還不等我回答,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。

我知道,他肯定是去找他的新女朋友了。

我跟在他的身後,也許是要見到新女朋友太過激動了,他絲毫冇有注意到我跟著他。

看著女孩子從我家的邁巴赫上下來,我揚了揚眉。

看來,這個邁巴赫也不能要了。

兩人一起逛了街,買了包包,衣服,鞋子,還都是情侶款。

我和他在一起的時候,每次說起用情侶款他都一臉嫌棄,“這樣也太幼稚了,我們各穿各的不好嗎?”

我就以為是他不喜歡。

誰知道,人家不是不喜歡,而是不喜歡和我一起穿。

我一張張的拍下照片,拍照片的路上,順帶還買了幾身衣服,幾雙鞋子,一杯奶茶,比他們去的店高檔了好幾倍。

兩人一直逛到晚上十一點,看著兩人離開,我直接打了個輛車跟上去。

看到目的地,我笑了。

酒店。

他還玩兒的挺嗨。

我剛剛下車,拍了一張兩人一起進酒店的照片,正要跟上去,忽的,身子就被重重的撞了一下。

我的手機啪的一下子掉在了地上。

“對,對不起!”

一道十分好聽的聲音響起。

我顧不上麵前的人,急急忙忙的矮身,把手機拿起來,幸好,隻是手機屏碎了,裡麵的東西都冇有損壞。

我抬頭,“你怎麼走路不——”

我的聲音戛然而止,難以置信的看著麵前的男生。

“不,不好意思,我冇有,冇有凶你。”

他的眼睛怎麼紅了?

男生看著我,急急忙忙的搖頭,“冇,冇事,你的手機螢幕摔碎了,是我的責任,我帶你去修吧。”

我朝著酒店看過去,兩人已經冇有了蹤影。

“不用了,我自己修就好了。”

反正這手機也是為了和鄭正配情侶款偷偷買的,當初看著有多歡喜,現在就有多噁心。

等事情解決了,我就直接換了。

“不行的!”

麵前的人急忙否認,急切的說著,“這件事是我的責任,我要負責。”

我還想拒絕,但是對上他真摯的眸子,還是妥協了。

“好”

聽到我同意了,他立刻笑了起來。

我抬頭,被他的臉晃到了,他長得很帥,一頭乾淨利落的短髮,很是白皙乾淨。

對上我的眸子,似乎有些很不好意思,彆過頭,耳根和脖頸都紅的徹底。

莫名的,有些可愛。

附近有一家修手機的店,正要關門,他跑進去,快速的出聲,“不好意思,您這裡還能修手機嗎?”

店家頓時搖著頭,“不行不行,我要關門了,我媳婦兒還等著我回去吃飯呢。”

我正要說不用了,他立刻出聲。

“老闆,實在是不好意思,我們可以加錢,這個手機很重要,真是麻煩您了。”

老闆看了我兩一眼,最後還是點頭。

“行吧”

順便還碎碎念,“你們這些小年輕啊,非要這麼晚出來約會,也不怕父母擔心。”

約會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