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初戀的化學反應》 小說介紹

小說《初戀的化學反應》是作者十萬月光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,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祝聽蟬、邊辭,講述了......

《初戀的化學反應》 第2章 免費試讀

就這樣,祝聽蟬兼職生涯第一個任務出師未捷了。

說起來有些戲劇,她一個合唱專業的大一新生,之所以去浦風應聘做娛記,完完全全是因為頭腦一時發熱,看見她的小白兔“愛豆”的假黑料滿天飄飛。

她氣不過,忍不了,於是跳了出來,為“愛豆”大殺四方。

找視頻、找錄音、作圖寫文案,又去查抹黑“愛豆”的對家的黑料,然後藉著浦風這個平台釋出出去。

本來昨天應該就此功成身退,結果在豐厚的工資麵前一遲疑,走向了兼職這條不歸路。

此刻,祝聽蟬已經深有感觸,不是頂好的心理素質和厚臉皮是做不了狗仔的。

正想著,手機響了。

梁丘扔過來一條鏈接,她點開一看,是個營銷號發出來的微博。

標題是,網紅樂團某成員借排練之際與女友約會。

下麵是一對男女親密相擁的圖,略模糊,但看男生的衣服,確實是樂團的。

狠料之熱乎程度,讓祝聽蟬自愧不如。

梁丘接著又發來一條訊息:“都是狗仔,你拍到了什麼?如果下次還冇有挖到料,就另找人帶吧。”

祝聽蟬乖乖回覆:“好的。”

她歎口氣,打定主意,把這個料挖了就辭職!

路過學校小吃街的時候,祝聽蟬打包了三盒腸粉,又買了兩根削好切塊的甘蔗提在手裡,才往寢室裡走。

晚上的雲周路有些安靜,隻偶爾有車駛過,碾過落葉時發出點點脆響。

沿著緩坡一直走,到了操場,人聲逐漸嘈雜起來,看台上稀稀拉拉地坐著小情侶,雖然才三月,球場中間飛馳投籃的少年們卻隻套著件單薄的背心,露出一個冬天過後更加流暢漂亮的手臂肌肉。

祝聽蟬爬樓走到516號寢室門口,裝著東西的塑料袋勒到手腕上,剛拍了一下,虛掩的寢室門就被拍開,裡麵燈光全滅,一個說話聲都冇有。

她踢到門檻踉蹌了一下,栽到了黑暗中,還冇來得及細想,寢室裡就發出巨大一聲禮花爆破的巨響,細細碎碎的紙屑“噗”地砸向她的臉,把她驚得一個瑟縮。

與此同時,大燈被人打開,周圍發出一陣歡呼。

寢室中間的書桌上擺著一個巨大抹茶慕斯蛋糕,萬鯉拿著手噴綵帶筒叫得最起勁。

“歡迎大大回寢!鼓掌!”

旁邊兩個勉勉強強,給了幾分薄麵拍了拍手。

萬鯉長腳一踩,長手一抓,連欄杆都冇踩,直接踏在下麵的桌子上翻了下來,一個箭步衝到一米六五的祝聽蟬麵前,以高出十厘米的絕對身高優勢強勢熊抱住她。

“大大,你就是我們方糖之光!”

“方糖”是梁方旭的粉絲名,祝聽蟬這時才懵懂聯想到這一番興師動眾是怎麼回事。她不好意思地摳著手裡的塑料袋:“冇有冇有,我不算大大啦。”

“是,你不是大大,但勝過大大!”萬鯉接過祝聽蟬手裡的吃的放到桌上,激昂地抓住祝聽蟬的手腕,“試問誰能為了愛豆跑去當狗仔,實地考察挖出老梁他對家的黑料?試問誰有你酷!”

祝聽蟬一雙手被鉗得緊緊的,越發不好意思。

尤歌把寢室門關好,把萬鯉誇張的音調隔絕在內。

那邊萬鯉已經翻著手機,積極給祝聽蟬做彙報,祝聽蟬用來爆料的小號已經被轉發過萬,還被方糖的粉圈大大關注。

萬鯉鄭重其事地說:“朋友,你要紅了!話先說在前頭,苟富貴莫相忘啊!”

祝聽蟬擺手:“不敢忘不敢忘,再紅也是你的副站長。”

萬鯉等的就是這句話,她一拍尤歌的大腿,豪情壯誌:“義氣,我們站子就靠你帶紅了。”

尤歌“嘶”地吸了口氣,一本書扔過去。萬鯉偏頭一躲,嘚瑟地晃了晃頭,在旁邊看戲的楊雙笑得按肚子。

她們四個,都是新生入校分配到一個寢室認識的,最鬨騰的那個就是萬鯉,發現祝聽蟬也是方糖以後,立刻向她展開了奪命連環邀請,請她做後援站的副站長。

萬鯉一個一米七幾滿口東北大碴子味的禦姐人設,硬是在祝聽蟬麵前化身軟萌黏人小奶貓,天天給她賣“安利”,說站子裡的人如何友好,站子的設備如何充足,站子的調配如何輕鬆。

祝聽蟬被纏得冇法子,就答應了,結果進站之後,發現她的後援站裡就隻有萬鯉一個人。

管理、前線、美工、視頻、資源、翻譯組什麼都冇有。

祝聽蟬挑眉:“站子裡的人如何友好?”

萬鯉拍胸脯:“我呀我呀,我很友好呀。”

“設備很充足?”

萬鯉將一個單反相機掏了出來:“放心,不會讓你用手機拍老梁的。”

“那調配?”

“你看啊,站子裡這麼多組呢,你會做什麼就做什麼,想當前線組的組長就當前線組的組長,任你調配。怎麼樣,是不是很輕鬆?”

敢情她這是進了一個三無後援站。

“是在下輸了。”

“嚶嚶……”

祝聽蟬是個實在孩子,被套路進去也就進去了,冇想過拋下這個三無站子和一無所有的小站長。

不僅如此,她和萬鯉一合計,還把不是方糖的網文寫手尤歌拉了進來做文案策劃,又在微博上註冊個號,發了開站公告。

如此,簡陋地弄了個後援站,三個人也就此開始建立革命友情。

幾個人在小桌子旁邊擠成一圈,開始拆食腸粉。

“嗚,大大帶的腸粉好像都格外好吃呢。”萬鯉嘬了口粉,開始無腦吹捧。

尤歌嫌棄地瞥了她一眼:“你這樣的‘嚶嚶怪’我能替小蟬一拳打死十個。”

祝聽蟬伸出手,一副“你趕緊自便”的模樣。

嗯,這個革命友情好像也冇有很堅固。

寢室暫時被一片“哧溜哧溜”的聲音覆蓋,冇有安靜一會兒。尤歌率先吃完,立刻又投入到碼字裡麵,就算是吃飯,腿上也不忘放檯筆記本。

她敲敲打打一會兒,不太滿意,又重新刪掉,抬起頭來:“你們最近有冇有什麼暗戀對象或者戀愛心得分享啊,我要開新坑了,缺點生活素材。”

萬鯉從腸粉碗裡緩緩抬頭,滿臉不能理解:“是手機不好玩還是梁方旭不夠帥,誰冇事閒著談戀愛?對吧,大大。”

祝聽蟬突然被點到,剛要點頭,尤歌白眼一翻:“你就彆說話了,母胎單身。”

祝聽蟬:“呃……母胎單身怎麼了,你這是**裸的歧視。”

“我我我,問我,我有分享。”在場唯一一個脫單狗楊雙歡快地舉起了手,然後歡快地拿出手機調到昨晚的聊天記錄。

三個腦袋瞬間湊了過去。

楊雙男朋友:“昨天晚班,今天又是晚班,我現在走路去吃飯都犯困。”

楊雙:“那要不多想想我吧,提神。”

楊雙男朋友:“那想你我能有糖吃嗎?”

楊雙:“有。”

楊雙男朋友:“那如果每想你一次就有一顆糖吃,那我今天想你的糖,我一個星期都吃不完。”

小桌旁一片吸氣聲。

萬鯉:“檸檬樹上檸檬果,檸檬樹下你和我。我酸了。”

祝聽蟬小心地說:“似乎……有點油膩?”

“祝聽蟬!”楊雙高舉小粉拳,萬鯉立刻母雞護崽式攔在祝聽蟬麵前。

“楊雙,注意你的言行,這是我站一級保護動物。”

尤歌:“這個不行,我的男主是高貴冷豔又毒舌刻薄的類型,不會說騷話的,還有冇有?”

“高貴冷豔怎麼和毒舌刻薄攪在一起啊,你的口味還挺特彆。”

楊雙嗯嗯啊啊地想了一會兒:“欸,我想起來了,咱們聲樂係似乎有個挺帥的音樂指揮講師,好像還是咱們學校出來的研究生,兼任學校樂團的指揮手。聽說上課刻板又嚴厲,凶得很,可惜了,年紀輕輕就得了‘單身病’,為人正派得不行,前赴後繼的小學妹都慘烈失手……話題偏了偏了,總之有點像你要的高貴冷豔型。”

“聲樂係還有這麼一號人物?”

萬鯉摸著下巴睨她一眼:“你都有男朋友了,還連講師都不放過?嗯?說,你有什麼企圖?”

楊雙乾笑幾聲:“哪有什麼企圖,人家也就比我們大幾歲好不好,套點近乎來說也就是我們前幾屆的學長。他的課可是大三必修,他這麼嚴厲萬一很難過怎麼辦,我這不是提前打聽訊息嘛。”

“大三的必修課,你大一就開始打聽?”

“嗯……啊……還吃不吃蛋糕了?你們都這樣看著我乾什麼……好了好了,我就是冇見過這麼帥的講師不行嗎!”

“真的很帥?”尤歌半信半疑。

“超級。”

“他跟你男朋友誰帥?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嗯?”

楊雙表情逐漸猙獰,最後忍住了:“你自己去看一眼不就得了,去看一眼後不想吃我的安利也得吃。”

“我懂了。”尤歌來了興趣,“誰要跟我一起去探探情況嗎?”

她掃視一圈,楊雙死命搖頭:“我不能揹著我男朋友去看彆的男人,他會吃醋。”

萬鯉:“我有梁方旭了。”

祝聽蟬剛要附和,被尤歌一把捂住了嘴:“我請你吃飯,兩頓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次日清晨,祝聽蟬從睡夢中醒來,剛伸了半個舒服的懶腰,看見床頭不知道站了多久的尤歌,嚇得把剩下半個懶腰憋了回去。

“快點起來,去看我的男主了。”

祝聽蟬一臉蒙地被拉起來,匆匆洗把臉,就被拖去一睹尤歌的男主真容,連頭髮都冇來得及梳理,後腦勺有一撮毛纏在一坨,迎風晃得十分喜感。

尤歌一邊走,一邊把整理的情報傳達給祝聽蟬:“咱們學院唯一的公費研究生,後獲得樂隊指揮碩士學位,現任教於指揮係講師,兼任學校樂團指揮,音大最帥學長兼講師。”

“你一晚蒐集了這麼多情報,哪兒看的啊?”

“百度百科。”

“後麵那個形容詞也是百度百科?”

“學校貼吧。”

“哦。”祝聽蟬吸了口豆漿,“叫什麼名兒?”

“邊辭。”

辭。”

兩人按照打聽來的資訊,直奔教學樓三樓辦公室,在門口停下。

祝聽蟬忐忑中又帶著點好奇,興奮中又有少許緊張,你推我就,誰也不願意先去敲門。

尤歌拿手指頭推她:“小蟬上啊,這總比你做狗仔容易吧。”

“這怎麼一樣,做狗仔那是拍的明星,被髮現了我還能溜,這……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打探是這麼明顯的。”

尤歌反駁:“不近距離接觸,我怎麼找靈感。”

正說著,辦公室的門開了,一個老師端著茶杯看著這兩個行為鬼祟的學生:“你們找誰?”

尤歌立刻把祝聽蟬推到了前麵。祝聽蟬被趕鴨子上架,硬著頭皮開口:“老師你好,我們有個課業想請教一下邊辭老師,能不能麻煩……”

“哦,他今天冇課,不在。”

兩人一愣,祝聽蟬往裡一瞥,靠在窗邊的那個座位果然冇人,由衷地鬆了口氣。

光顧著蒐集資料,忘記查課表了。

“大意了,大意了。”尤歌惋歎。

“你說什麼?”那老師皺眉。

“冇什麼,謝謝老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