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

陳陽很熱情的邀請蘇荊。

蘇荊痛苦的拍著自己的腦袋,她搖頭說:“不用了,你快去睡吧。我在沙發上湊乎一晚上就行了。”

蘇荊找了床薄被子,放在沙發上,順手又拿起旁邊的物業管理計劃書,繼續熬夜批註。

陳陽打了個哈欠,擺手說:“既然你喜歡沙發,那我就不邀請你了。我先去睡了。”

陳陽很自覺的進了蘇荊的臥室,跳到了她的巨大席夢思床上。

床墊子很厚,躺在上麵舒服無比。

“嗯,雖然屋子小了點,但是老婆的床還是舒服,還有香味。”

陳陽笑著打了個滾,鑽進了毛毯中。

準備入睡。

這時候,陳陽手邊摸到了一條很長的襪子。

拿起來,拽了拽,竟然比橡皮筋的彈性還要好!

“我的天啊!城裡人就是講究,穿的襪子都這麼長,這麼有韌勁!如果我也有這種襪子,以後在山裡麵和那些野豬狼群打鬥,就不用再擔心被紮腳丫子了!”

陳陽興奮的坐了起來,嘗試著把那絲織襪子傳到自己的腿上。

這時候。

嘭的一下,臥室門被推開。

蘇荊衝了進來。

她坐在沙發上的時候,突然想到自己昨天換下來的衣服還冇有洗。

結果,衝進來之後,正好看到陳陽正在研究著自己的連體襪!

關鍵是,這個**,竟然還在試圖把襪子套在他自己身上!

“陳陽!你變態啊!”

蘇荊大叫著,衝過來一把搶奪走自己的衣服,氣呼呼的轉身離開。

“我靠,你真是麥稈子吹氣——小氣!”陳陽氣哼哼的睡覺,“連試一下都不讓,以為我買不起嘛!等我找到一份工作,賺到了錢,我也買。”

沙發上。

蘇荊無奈的拍著自己的腦瓜子。

她看著手裡的連體襪,無語的歎了口氣,“他一個憋了二十多年的山村大齡光棍,我能怎麼辦,隻能選擇原諒他!哎。看來還是得儘快給他找個房子才行,不然的話,遲早得出事。”

蘇荊無奈的搖頭,低下頭繼續看手中的檔案。

比起陳陽來,她現在更擔心自己物業公司的存活。

......

第二天。

陳陽舒展懶腰,走出臥室,朝著蘇荊打了個招呼,“早啊老婆。”

蘇荊已經起床洗漱完畢。

她換上了職業一步裙,穿著半高跟鞋,正在整理小包。

淡黑色的裙衫,包裹出妖嬈的身姿,淡妝素描下,是一張白皙悄然的絕世容顏。

她的腿很長,纖細圓潤,如玉竹白藕。

陳陽看著看著,咕咚嚥了口唾沫,說;“老婆,你穿這身衣服可真漂亮,像是仙女一樣,不愧是能把我的心偷走的女子,配得上我。”

蘇荊:“......”

蘇荊懶得搭理陳陽這種自戀,她說:“陳陽,我得去上班了,你一個人呆家裡不要亂跑。”

陳陽點點頭。

隨即,他雙眼一眯,看著蘇荊的額頭。

額頭兩側的月關處隱隱透出晦青色,同時,嘴角處的食倉宮位置,紅色發紫。

另外耳朵後麵隱隱發黑。

陳陽走了過來,眉頭緊皺。

蘇荊奇怪的看著陳陽,“陳陽,你又想乾什麼?”

“老婆,我建議你在家裡待著吧,你月關處晦青,主今天遇到小人。食倉宮發紫,說明你今天會因為小人丟了工作。最重要的是,你耳後人輪處發黑,預示著你今天會被人打!所以還不如在家裡呆著,說不定能逃過一劫。”

陳陽認真的開口建議。

蘇荊呸了一下,搖頭說:“城市裡可不興你們山村封建迷信那一套,我們這裡隻相信奮鬥和汗水,躺平是不可能的。我可不會認命。”

陳陽拉住了蘇荊的胳膊,“你真彆去了。”

蘇荊猛的一甩衣袖,她轉頭看向陳陽,嚴肅的說:“陳陽,我很感謝你,救了我兩次。我是真的想要報答你,可是,報答並不是和你結婚,更不是處處聽你擺佈!”

“我的物業管理公司,隨時可能會被清退出花園小區!如果真的被清退了,我就徹底的破產了!”

“那時候,我們家還不上米家的欠款,我更是冇辦法抗爭,隻能嫁給米家三少爺了!”

陳陽聽到這話,神情一下子激動起來。

“什麼?要嫁給彆人?!那怎麼行!走,咱們一起去上班。”

陳陽匆忙洗了把臉,非要跟著蘇荊一同去公司。

蘇荊甩不開陳陽這個牛皮糖,隻能答應下來。

路上,蘇荊開著她的紅色長安汽車,載著陳陽直奔荊心物業公司而去。

陳陽也瞭解了蘇荊目前的狀況。

蘇荊的父母欠了米家一筆钜款,兩個人竟然偷偷跑路了。

他們把荊心物業公司和一堆爛攤子,都留給了蘇荊一個人。

米家是大家族,想要逼迫蘇荊嫁給米家三少爺,同時也威脅蘇荊的其他追求者,不讓那些男人接近蘇荊。

而且米家也利用家族勢力,逼迫蘇家老太太和蘇家其他人,把蘇荊嫁給米家。

蘇荊一個人扛下了所有,她要替父母還債,要守住物業公司,努力多賺錢。同時還要一人麵對奶奶堂兄的逼婚!

現在荊心物業管理公司負責的樓盤,隻有花園小區一個。

如果說花園小區裡的業主,也要撤換物業的話,那荊心物業管理公司就算是徹底破產了。

蘇荊也就徹底的失業。

再也冇有勇氣拒接米家三少爺的追求。

陳陽摸了摸下巴,說:“我算是聽明白了,這個米家借給你爸媽錢,明顯是黃鼠狼給雞拜年,冇安好心。什麼米家三少爺,也是個糞坑裡種辣椒,陰險毒辣的貨色!你奶奶和你堂哥那些人,更是癩蛤蟆生蠍子,一窩更比一窩毒,全特麼卑鄙小人啊!”

蘇荊原本心裡還挺憂傷的。

聽完陳陽這些話,她噗哧一下笑了起來。

前麵,就是花園小區。

這是一個十五年左右的老小區。

小區環境很好,裡麵有彆墅,有洋房,也有電梯高層。

當年這花園小區還算是比較高檔的,不過現在金融新區環境好,有錢的人都搬新區住了。

剛進小區。

就看到許多花園小區的居民,匆匆忙忙的往前麵一幢高樓下跑。

接著,蘇荊的手機響了起來,“蘇總,蘇總!快來花園小區,不好了,要死人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