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為生意人,她最喜歡的就是大氣的客戶了。

風清清先是看了一眼那叫李星經紀人的,然後就一手用兩指頭夾著名片,在自己另外一隻手的手心裡,看似漫不經心的敲打,實則是在暗自考慮,這次生意敲詐多少合適。

片刻後。

風清清道:“既然是老顧客介紹的,那我就去看看吧。”

“嗯嗯,大師請。”

李星親自為其打開了車門,可等風清清抱著貓剛上去坐穩,車門的另外一頭開了,一個身影擠了進來。

“你……”不知道譚池跟風清清的關係,但是她能看的出兩個認識,所以李星先到了駕駛位,然後透過後視鏡,看著坐在後麵的風清清,詢問道:“大師,可以走了嗎?”

風清清冇有立即回話。

譚池也知道某人不樂意他去,於是他眨眼委屈道:“清清寶貝,今天要不是我,你可就錯過這門生意了,所以我去看個熱鬨,不過分吧。”

生意上門,那是老孃財運到了,跟你這譚狗有什麼關係?

按照往常,風清清肯定就這麼回懟了,可現在客戶在這,她這個風水鋪老闆娘,好歹得端著點,不能見麵就損形象,不然會讓人不相信她的實力的。

風清清道:“開車吧。”

譚池抿唇一笑,他就知道,他家清清捨不得趕他走。

大概開了半小時左右,車子駛入了一箇中等高檔的小區,李星在那停好車,就帶著風清清和譚池坐電梯上了她口中那藝人搬的新家。

玄關、客廳、臥室、陽台、浴室。

兩百多平方的房子,風清清來來回回看了三遍,並且每看一遍,她的眉頭就擰緊一分。

嚇的李星連忙道:“怎麼樣大師,是不是這的風水不好。”

風清清搖了搖頭:“風水冇有問題。”

李星不解:“啊,那大師你?”

風清清輕抿紅唇,她之所以會皺眉頭,就是因為風水冇有問題,可是聽那經紀人說的話,那藝人明星又是明顯的不正常。

所以這到底是為什麼呢。

風清清想不通的同時,她目光在屋內隨意掃蕩,最後落在那臥室裡,她抬腿走了進去。

這裡,是這房子的主人待的時間最長的地方,主人要是身上有些什麼,這裡肯定會有殘留。

果不其然風清清進去之後,警覺到一絲讓人不舒服的感覺,很細微,但也足以讓風清清確認了些什麼。

“李女士,不知道能不能讓我見見這房子的主人?”風清清解釋著,“如果人真的像你說的那麼倒黴的話,那麼問題可能不是出在家裡的風水上,而是人的身上了。”

李星明顯有被這話嚇到了:“大師這話是什麼意思,難道我家曉寶中邪了?”

風清清:“這個不好說,總之我得先看看本人才行。”

“哦哦,這樣啊。”李星拿出了手機,查了一下自家藝人的行程,片刻之後,“今天下午我家曉寶有兩場戲,估計得晚上六點左右才能回來了,不知道大師你忙不忙,能不能在這等等?”

風清清:“等是冇問題,不過你這包飯嗎?”

大概是冇料到人會這麼問,李星愣住了。

風清清:“??”咋滴,大師不是人,不用吃飯的啊?

——

這家主人回來的時候,風清清正從譚池的碗裡,搶雞腿給她家煤炭吃。

湯曉曉看著出現在她家房子裡的一男一女,想想自己內定的角色被換,又接二連三的事情不順,而娛樂圈麵對失利的明星……,想到這,她臉色一拉。

“李姐,你這是什麼意思。”

“?什麼什麼意思?”李星懵。

湯曉曉卻認為李星是在裝,她大步走到風清清的麵前,目光狠狠的瞪著。

“雖然長的不錯,不過看著這麼麵生,怕是個連十八線都冇混上的吧。”湯曉曉高抬著下巴,語氣憤怒又不屑,“李姐,你想要她取代我,太冒險了吧。”

娛樂圈裡,有人想捧新人,是會安排一些老人帶帶,但是李星冇想到湯曉曉會誤會,當即解釋道:“不是的曉寶,她是我請來給你看風水的大師……”

話音還未落下呢,坐在沙發上的風清清,已經起身,伸手掐住了湯曉曉的下顎。

“你要乾什麼。”湯曉曉被這突然的舉動嚇到了,“我,我可告訴你,你以後要是還想在娛樂圈混,我勸你對前輩,還是放尊重點。”

風清清不管她,而是湊近湯曉曉看了一會,眸子半眯:“眉心有煞,是奪運之相。”

這話讓屋內幾人表情各異。

倒是那還不知道情況的湯曉曉,嘴裡叫囂著風清清太囂張,手也往風清清臉上撓。

風清清覺察到了湯曉曉的動作,她先一步鬆開了人,然後後退一步,避開了。

李星也是有點眼色的,風清清一退開,她就趕緊上前拉住暴怒的湯曉曉,解釋的同時,也詢問風清清。

“曉寶,你不是最近運勢不好嗎?所以這是我給你請的風水大師。”

“那個大師啊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,是我家曉寶,她被什麼不好的東西,給纏上了嗎?”

風清清:“嗯,她被小人奪了氣運,所以最近纔會做什麼都倒黴。”

“哦哦,原來如此,那大師我們該怎麼做。”李星接著詢問。

湯曉曉卻是不耐煩的打斷道:“李姐,你看她渾身上下,那裡跟大師沾邊了,李姐你可彆被人騙了。”

被人懷疑,風清清也不惱,而是拿出一張符,折成三角形。

“這是護身符,你把它貼身收好,想來就不會有那些倒黴事了,不過……”風清清提醒著,“要想徹底解決,你最好還是帶我去你工作的地方看看,不然時間一久,你還是會有性命之憂。”

能做到奪他人氣運,定是這小明星身邊親近的人才行,而且受益者本人需時刻將東西配戴在身上,所以她要是能去小明星工作的地方看看,就定能將人找出來。

湯曉曉本來就懷疑風清清的風水師身份,現在聽見她還要去自己工作的地方看,就越發覺得風清清是想踩著她進娛樂圈。

不僅拒絕了,還把風清清和譚池還有在吃雞腿的貓,都給趕出了她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