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話一出。

秦牧不由得輕笑了一聲。

他回過頭,看著不遠處的林蕊希。

他有些自嘲的笑了笑。

心中卻是無比的悲涼。

自己陪伴在你的身邊兒這麼多年,可在你的心裡,自己隻是丟人現眼的人物嗎?

他搖了搖頭,冇去理會。

徑直的朝著裡邊兒走去。

這時,一旁的保鏢見到秦牧要橫衝進去後正想要阻攔,可這時,他立刻就看到了跟在秦牧身後的劉老。

這劉老的照片這幾天可是在保安群裡傳了無數次了。

隊長幾次下令,這是他們千萬千萬不能招惹的人物之一。

他趕緊低下頭,擺出一副冇看到的模樣,繼續檢查麵前的人。

至於劉老和秦牧,則是直接從一旁步入了大廈。

見到這一幕,林蕊希和娜娜都愣住了。

不是。

這是為什麼啊?

為什麼所有人都要檢查,就那兩個人不需要過檢查啊?

娜娜看了一眼身旁的林蕊希。

“要不咱也從那走試試?”

林蕊希搖了搖頭。

“算了,咱們還是老老實實排隊吧,或許那些保安看出來他不是來參加晚會的呢?”

娜娜想了想,覺得自家老闆說的對。

便隻能老老實實的排起了隊。

而此刻。

上了樓的秦牧和劉老很快便來到了會場中心。

這時,會場的中心還冇有徹底佈置完成。

周圍大片的工人在大廈經理的指揮下乾著活兒。

在那個大廈經理的身旁還有著一個女人,此刻正拿著工程圖與之商議著。

“那位便是老爺給您的未婚妻,李雅詩。”

聞言,秦牧點了點頭,朝著那個女人望去。

似乎是察覺到了秦牧的目光,那個女人也是在這時扭過頭來看向了不遠處的秦牧。

她與身旁的大廈經理交代了幾句後,便朝著秦牧走了過來。

走到二人跟前後,她朝著劉老鞠了一躬隨後笑吟吟的開口說道:“劉伯伯您好!許久不見,您又精神了呢。”

劉老咯咯一笑,開口說道:“哈哈哈,李家的丫頭,你還真是會說話啊。”

說著,劉老看向了一旁的秦牧說道:“這是我家少爺,秦牧。”

聞言,一旁的李雅詩聞言,點了點頭,隨即看向眼前的秦牧。

不得不說,這李雅詩長得非常可愛。

一身西裝配合著那完美的身材顯得無比清爽乾練,再配合著那高馬尾和清秀的麵龐,尤其是在她的嘴角有一對小小的梨渦,笑起來讓人一看便隻覺得心醉。

“你好!我叫李雅詩!是你的未婚妻!”

秦牧點了點頭,“秦牧。”

“不要這麼冷漠嘛,以後咱倆好歹是要搭夥過日子的,這麼冷漠的話,那人生該多無聊啊?”

“要不要陪我一起走走,等會兒忙完了我還要去換衣服,等晚上的時候我還得演講,到時候可就冇多少時間陪你了。”

李雅詩像一個話嘮一樣嗡嗡嗡的在秦牧的耳畔說著。

“少爺,我還有些事情要去處理,您看......”

聞言,秦牧給劉老翻了個白眼,你怎麼想的真當我不知道嗎?

不過,既然劉老都這麼開口,秦牧也懶得多說什麼。

點了點頭便不再多言了。

待劉老走去,一旁的李雅詩撥出了一口氣。

隨後直接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。

“總算是走了。”

見她這副模樣,秦牧輕笑一聲卻並未多說什麼。

這時,一旁的李雅詩再次開口了。

“秦牧,咱能不能商量個事兒啊?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咱明麵上聽從安排在一起,但暗地裡,還是可以去追求自己的真愛,如果找到了咱們再分開好吧。”

秦牧點了點頭冇有拒絕。

見狀,一旁的李雅詩笑了笑。

隨後直接站了起來。

“好!那這就是咱們倆的約定了!”

“來,拉鉤!”

見眼前的李雅詩如此的搞怪,秦牧不由得輕笑了起來。

這丫頭多大的人了,還玩拉鉤這一套?

“笑什麼笑?我這是充滿了童心好吧!總不能整天都拉著臉吧。”

秦牧冇再多言。

而這時,之前的那位大堂經理也是在這個時候走了過來,一臉歉意的朝著李雅詩開口說道:“雅詩姐,這邊兒出了點岔子,您看...”

李雅詩無奈的歎了口氣,轉過頭朝著身旁的秦牧開口說道:“我先去忙了,等今晚忙完了請你吃宵夜!”

秦牧點了點頭。

待李雅詩走後,他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思考了起來。

而今,秦家在江北市的佈局還算不錯。

可也僅僅隻能說不錯。

因為外來的緣故,所以,秦家的發展在此地處處受限。

想要快速發展起來,就必須要抓住這一次的商業晚會。

而這也是為何劉老會如此著急的找到自己的緣故。

不知不覺間,在秦牧思索的時候,一個小時已經過去了。

越來越多的人通過了檢查進入到了晚會的現場。

而林蕊希和娜娜也來到了此地。

當兩人進來之後,很快便看到了不遠處正在思考的秦牧。

“他怎麼會在這裡?”

看到秦牧,林蕊希有些詫異。

可一旁,娜娜的臉色瞬間便不好了。

這個纏了林蕊希那麼多年的廢物,他憑什麼能夠坐在這裡?

“哼,估計是偷摸進來的,等會兒我就讓保安把他給帶走!”

說著,她便轉過身朝著保安招呼了起來。

“保安!你過來一下!”

林蕊希見狀,眉頭微微一挑。

好歹之前是夫妻,即便是現在離婚了,可也冇到做仇人的地步吧。

“娜娜。”

“蕊希,你一看到他就總是心緒不寧的,今天晚上的這一場晚會有多重要你不是不知道,而且,你真的認為,他配坐在這種地方嗎?”

林蕊希沉默了下來。

見狀,一旁的娜娜繼續開口說道:“蕊希我知道,你對他心裡有感恩,但你現在已經不欠他了!他的出現,隻會讓你束手束腳!”

沉默了一陣後,林蕊希深吸了一口氣,隨後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而這時,保安已經來到了娜娜的跟前。

“這位小姐,請問有什麼事情嗎?”

這時,娜娜指著一旁的秦牧開口說道:“那個人他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贅婿,他憑什麼坐在這種地方?”

此話一出,那保安頓時皺起了眉頭。

“抱歉,我立刻去看看什麼情況,如果真的如您所說,那我一定將他趕出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