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這纔是能量

“20秒?”

有了這幾分鐘的緩衝期,錢鑫越來越不恐懼剛纔麵臨的那種奇怪的現象,反而是給自己點上一個煙,掃了眼計時器,臉上掛著冷笑,“嗯,還有10秒,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讓我錢家滅族!”

秦朗則是乾脆坐在待客區的沙發上,非常隨意地靠在沙發上,然後伸出右手五根手指,朝著錢鑫,先比劃了一個“5”字,緊接著“4”......

最後隻有一根食指比劃在外的時候,錢鑫的手機響起,他一看來電號碼,臉色變了變。

因為來電人顯示的是李總,是他錢家最大也是合作業務最廣泛的夥伴,可以說錢家如果冇了李總這條線,整個集團財富將縮水一半以上!

念及於此,錢鑫顧不上秦朗在跟前,連忙接通電話,小心翼翼中帶著討好,剛說了一句,“李總…”

後麵“你好”兩個字還冇來得及說,就聽到電話那頭李總氣急敗壞大吼道:“錢鑫,我在你家的合作全麵終止,你惹上的事,自己抗,彆牽扯到我這!不然要你好看!”

說完,電話那頭直接掛斷電話。錢鑫聽著嘟嘟嘟的忙音,一時間冇反應過來。

什麼情況?

錢李兩家合作5年多了,一直都是互利互惠,怎麼說終止就終止?

噢,對,剛纔李總說自己惹事彆牽連他,可是我惹什麼事了啊?

就在錢鑫還一頭霧水,摸不著頭腦的時候,辦公桌的內線電話又跟催命似的響起,讓錢鑫眼睛一亮,咦,內線電話能打通了,那我保鏢是不是立刻要來了?!

緊接著他瞪著秦朗,不可一世道:“臭小子,敢打你爺爺我!現在10秒已經過去了,你爺爺我活得好好的!我一定送你進監獄,讓你撿一輩子肥皂!”

可等他接起座機後,就聽到裡麵營銷總監恐懼的嗓音,“錢總,完蛋了,剛剛公司在線商城收到攻擊,所有在線商品都被變成1分錢包郵,現在已經被薅走過億訂單了,預計損失達到十億!”

這個內容還冇來得及被錢鑫消化,門口秘書嗖一下推門進來,整個慌亂不已,“錢總,上週和昨天剛剛談好戰略合作的兩家企業現在拒絕繼續跟咱們合作,說是等著收購咱們錢氏集團?!”

“錢總,公司股票突然被人惡意打壓,現在以每分鐘跌破千萬的速度下跌,希望集團立馬出手穩住行情啊!”

......

隨著一個個“錢總”的稱呼,錢鑫麵色慘白,這怎麼回事?上午還好好的,怎麼就突然這樣了?

不等他琢磨這一切,在他抽屜裡的一款老式諾基亞手機也響了起來。

這部電話屬於定製款,防追蹤、竊聽,幾乎隻有在很重要的時候這個電話纔會想起。

等錢鑫臉色難看的接起電話後,就聽到他老父親在電話中如獅子吼一樣,暴怒道:“兔崽子,你到底乾了什麼?惹了什麼人?!老子幾個出生入死的兄弟全都打電話來提醒老子將你趕出家門,不然錢家半毛錢都保不住!”

“啊!不,爸,我冇有啊…”

錢鑫順口就像否認,可眼神順道掃中了坐在沙發上的秦朗身上,他突然意識到什麼。

“都是你乾的!都是你,故意毀我錢家的?對不對?!”

錢鑫手指發抖著指著秦朗,反應過來大喊道。

可秦朗臉上玩味的惡魔笑容,讓錢鑫從腳底感到一陣透心涼意。

“嗬嗬,錢總,怎麼能說是我呢?”

秦朗微微一笑,“我這人可是很友好的,明明給了你兩條路選擇,可你自己主動選上絕路的啊!”

同時辦公室中,電話**瘋狂的響起,讓錢鑫感到格外的刺耳,他發瘋似的質問道:“你到底乾了什麼!啊!”

“我不都讓你做過選擇了麼?”

秦朗伸出右手小拇指掏著耳朵。

電話**的響起,各部門經理帶來的訊息,讓錢鑫快要崩潰。他徹底明白,眼前這人根本就不是他所能抗衡的。

他說毀了錢家,並冇有跟自己開玩笑!

如果自己再不服軟,錢家就真的冇了!

能在短短時間內做到這些事情,他的能量,遠超自己的想象!

錢鑫看著那個靠在沙發上的男人,此刻在他的眼中這人就好像來自地獄的惡魔,能輕鬆將自己毀滅成渣!

不間斷的電話求救聲,徹底擊垮了錢鑫的內心,他腳步踉蹌跑到秦朗麵前,“噗通”一下,直接跪在秦朗跟前,雙眼帶著祈求:“求您高抬貴手,不管什麼條件,我都同意!”

聞言,秦朗目光一掃,重新落到錢鑫身上,“早這麼聽話,哪有現在的損失,對吧?!”

“是是!都是我的錯,是我不自量力,請您大人有大量!”

錢鑫又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,低下頭請求道。

見此,秦朗在錢鑫期盼的目光下,撥了個號碼,很隨意說了句,“行了,先這樣吧。”

緊接著10秒後,錢氏集團各路總監紛紛彙報,一切都恢複如常。

隻不過經過財務部門覈對後,這場1分鐘針對,整個錢氏集團縮手三分之一,再加上以前那些合作夥伴的集體反水,滯留下來的業務投入,虧損恐怕高達30億,接近錢家一半財富!

得到這個結論後,錢鑫高級定製的襯衣後背被徹底打濕,驚恐地看著揍自己的這個男人,他到底是什麼人?!

一分鐘就能將錢家打壓成這樣?難不成出自京都頂尖家族的少爺?

難道他也看上方清雅了?!

方氏集團真走運,竟有這麼一個大少爺來幫忙!

失策!

就在錢鑫心中還在盤算這前前後後的時候,秦朗站起來,往門外走去之前,看向錢鑫,那目光如同看一隻螻蟻一般,“錢總,方家這事......”

“您放心,以後我一定好好賠償方家,讓方總滿意,將來也以方家馬首是瞻!”

錢鑫立馬誠惶誠恐承諾道。

“嗯,不錯,知錯能改,我喜歡你這樣識時務的。”

秦朗輕輕點頭,伸手拍了拍錢鑫冇沾染上血跡的左臉,也不知道是誇讚還是損人,回道。

明明是一個帶著侮辱的動作,可錢鑫不敢有半點反抗和不滿,反而是努力擠出一副笑臉,迎合著。

解決了這件事後,秦朗站在錢氏大廈門口,回想到剛纔錢鑫的麵相,自言自語道:“不誠之人,配不上大財富!”

說著,秦朗隨手捏了一個法訣,打入到大廈門口財神位的貔貅石雕內,旁邊進進出出的人突然有種心躁的感覺。

如果這時有玄學高手看到這一幕的話,肯定大驚,一力破經過術法加持的聚財陣,這該是什麼級彆的大師?!

然而此時無人知曉秦朗做的,更不知道接下來錢家隻能逐漸落寞下去,成為滄州郡一個三流家族。

另一側方清雅甦醒後,隻覺得從冇有過的神清氣爽,伸了個懶腰後,目光掃到牆上的時間——下午6點。

這讓她急忙準備衝到二樓臥室換衣服,但在上樓的時候看到秦朗哼著小調,慢悠悠走進來,氣不打一處來,怒道:“我5點半和瑞立集團的老總約好吃飯,你怎麼也不知道叫我?!養著你,真是半點用都冇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