鈴鈴!

手機的響聲打破了尷尬的氣氛,言小巳看他一眼,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機。

“喂……媽?!”

言小巳驚呼一聲,隨後朝著池雲霽尷尬的笑笑,捂著發疼的頭無力道,“媽,什麼事?”

隨著通話時間越長,言小巳的臉色越沉,到最後簡直要哭出來了。

池雲霽看她切斷通話,才問,“怎麼回事?”

“我媽來了。”

“哦,那挺好。”池雲霽垂眸,言小巳不知道他在想什麼。

池雲霽笑了笑,看了眼時間,“媽什麼時候到?”

“呃,大概再有一小時。”言小巳下意識開口。

“那你是不是應該準備了,我想你也不希望讓媽看見你現在這副樣子吧?”

呃!

言小巳被他一說,這才意識到自己的狼狽,立刻抱著睡衣急匆匆的衝進了浴室。可冇多久,她打開浴室的門,隻露出一個小小的腦袋,“那、那個……你也一起去?”

她不知道,要是讓她媽知道她閃婚的事情會不會直接劈了她。

“不然呢?”池雲霽挑眉反問。

言小巳張張嘴,竟然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。家人團聚,外人自然不適合去,可問題是他們剛領了小紅本本,依他現在的身份,出現在她媽麵前再合適不過了。

“還有問題?”池雲霽問。

有啊,大大的有,可她卻說不出來。隻能哭喪著一張臉搖搖頭,又把身子縮到門後麵了。

看她不安的樣子,池雲霽失笑的搖搖頭,去另一個浴室洗漱了。

二十分鐘以後,言小巳上了池雲霽的車,看來是甩不開他了,隻好據實以告,“今天是我媽的生日,不用去接她,直接去德澤園……”

池雲霽點頭:“訂蛋糕了嗎?”

言小巳心不在焉的點點頭,連安全帶都忘了係。池雲霽笑笑,傾身去給她扣上。她嚇了一跳,對於這樣的親昵一時間冇有辦法接受,趕緊彆扭的推開他,“我、我自己來就好。”

“彆動。”池雲霽低沉優雅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,兩人貼的很近,呼吸噴灑在彼此臉上,空氣越發灼熱了。

言小巳感覺自己呼吸困難,心跳驟然加速,臉蛋兒紅撲撲的,看上去特彆可愛。

池雲霽覺得自己一向強大的自製力在這個女人麵前猶如薄紙。

下一秒,他的唇貼上她的唇,軟軟糯糯的,一如她的人。

對他來說,言小巳幾乎是他一輩子的渴望;可對言小巳而言,他們從認識到結婚也不過短短的24小時,他不能嚇壞她。

池雲霽用力剋製著自己,離開她的唇,言小巳卻冇有回過神來。她眼睛瞪得老大,表情呆呆傻傻的,看上去可愛極了。池雲霽失笑,直接發動車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