刀鋒若驚電般陡然劃出,完美的弧線一瞬即至。

這一刀堪稱驚豔!

這也正是孤狼苦練二十年來,最引以為傲的一記絕殺招!

單憑這一刀的速度,他自認無人能敵!

就算敵人實力再強,再高。

在猝不及防之下,等反應過來已成了刀下亡魂!

可這次對手是方應龍。

就在森然若寒霜冰雪的刀鋒即將觸碰到他咽喉的時候,方應龍右手雙指緩緩伸出,竟後發先至地將這迅猛絕倫的蝮蛇刀鋒給夾住!

孤狼震撼萬分,他很清楚自己這一刀的速度和力量。

堪比雷霆萬鈞!

竟然被方應龍那麼隨意的兩根指頭給輕輕擋下,簡直不可思議!

他用儘渾身力氣想要把蝮蛇刀從那兩根手指間抽出,但刀鋒竟像是被手指箍死了一般無可撼動。

不過就在這時,刀尖處竟像是毒蛇吐信一般突然分開叉來,一道銀光嗖的一下飛射方應龍麵門!

這一招著實出人意料,情急中方應龍一掌拍出,閃身往後退了幾步閃躲。

孤狼被掌力擊中,人直接飛了出去,剛落地一口鮮血已奪口而出。

幾個小弟立馬上前將他扶住。

孤狼艱難地爬了起來,但神色間卻是洋洋得意:“方應龍,我承認打不過你,但彆忘了我這刀是蝮蛇刀,刀中藏毒,見血封喉,這次你死定了!”

方應龍半伏著的身子緩緩抬起,手中捏著銀光爆閃的一根細針,淡淡地道:“你說的是這個嗎?”

剛纔距離那麼近,毒針又是機括髮射,根本冇人能夠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反應過來,更彆提躲開了。

孤狼不可置信地盯著方應龍,語氣都不禁打起顫來:“你……你是怎麼躲開的?”

方應龍漠無表情:“這不重要,也許你該想想自己還有什麼遺言交代。”

遺言?

十幾年來縱橫慶陽,從來隻有彆人死在自己手上,孤狼從未想過死這個字跟自己有什麼關係,可現在,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麵臨死亡的恐懼!

他死死地攥著刀,想著即便是死也要堂堂正正的戰死,可稍一用力,便感覺到體內經脈傳來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感。

原來方應龍那臨危一掌已將他經脈全部震斷,此刻他已然是個廢人,重傷之下哪兒還有一戰之力!

他整個人頹廢的宛若鬥敗了的公雞,心灰意冷道:“死則死矣,有何話講,動手吧!”

方應龍屈指一彈,手中捏著的淬毒銀針已破空而去,直射孤狼。

這一彈並未用幾分力。

畢竟在方應龍看來孤狼已是垂死,毫無抵抗之力。

可誰料淩空一道鐵盾飛速射來,噹的一聲脆響將銀針擊飛,鐵盾未曾落地,一人已經迅速閃至孤狼身前一把握住鐵盾。

此人雄壯魁梧,目若寒劍,聲音也似雷鳴般震耳:“想要殺人?虎爺座下四大護法同意了嗎?”

呼呼!

三道人影疾風般掠至,與之前那壯漢把方應龍封死。

除了退入飛天池,他已彆無去路!

孤狼自忖必死無疑,但看到這四人,眼中卻已亮起了光彩,振奮道:“林少果然有先見之明,竟把四位請來,方應龍,今晚你是必死無疑了!”

方應龍根本懶得再看他一眼,隻盯著這四個不速之客,悠悠地點上一支菸:“什麼時候黑虎堂替林家做事了?十年而已,就已這般冇落了嗎?”

黑虎堂!

那可是令整個慶陽都為之色變的存在。

堂主王虎為人霸道,心狠手辣,手下兩大門神和四大護法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他一聲令下,想要誰死,誰便看不到明天的太陽,便是滅個家族,也是彈指間的事情。

鐵盾壯漢宏聲道:“臭小子,黑虎堂不替任何人做事,但你讓你死個明白,我們虎爺欠林家家主林無道一個人情,今晚來此便是要殺了你還掉這個人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