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穹戰神》 小說介紹

天穹戰神(夏冬陽李菁菁) 小說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,很好看的一篇佳作,作者戎殤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,小編為您帶來天穹戰神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。...

《天穹戰神》 第19章 免費試讀

麵對趙雪妍這突然一問,夏冬陽有些不明所以,反問道:“趙總,你說什麼?”

“裝,接著裝!”趙雪妍顯然不相信。

夏冬陽乾脆閉口不言了,一旁的虞霏便問道:“夏冬陽,是不是有女孩子問你電話,你都會說?”

夏冬陽搞不明白虞霏為什麼這麼問,但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當然,那是出於基本禮貌。”

說著,他無意的還看了看趙雪妍,趙雪妍一聽夏冬陽那一句‘出於基本禮貌’,她立刻就想著昨天晚上自己肩帶掉了,還對夏冬陽說出於基本禮貌,要看著正在說話的自己。

此刻,再加上夏冬陽剛纔看了她一眼,她幾乎是下意識就覺得,夏冬陽肯定是在想昨天晚上自己走光的事,剛纔的話也是有意暗指自己。

一瞬間,趙雪妍整個人就不好了,一張俏臉冷得如萬年冰霜一般,幾乎脫口就說道:“以後不準對女孩子說自己的電話號碼!”

一旁的虞霏一聽,立時一轉頭,大眼瞪著趙雪妍,搞不明白趙雪妍為啥這麼大的反應。

趙雪妍也是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了,隻得將恨意加在夏冬陽身上,美目狠狠剜了夏冬陽一眼,而後對虞霏解釋道:“夏冬陽要時刻保護我,如果成天都有女人和他打電話,那還怎麼保護我?”

這強行解釋貌似也說得通,不管是出於對趙雪妍的安全負責,還是那點小私心,反正虞霏是讚同了。

於是對夏冬陽說道:“夏冬陽,你這工作性質特殊,隻有委屈你了。”

夏冬陽哪裡知道眼前二女內心的小九九,憨厚的點頭道:“一點不委屈,趙總考慮得很周到,是我疏忽了。”

聽夏冬陽這麼一說,趙雪妍一張冰冷的臉,麵色這纔好了點,不過也冇再說話了。

三人各自回到辦公室,夏冬陽就在辦公室廁所裡,用冷水衝了個澡,冇辦法,工作特殊。

抽著煙,瀏覽了一下新聞,實在太過無聊,夏冬陽起身出門,準備走走,熟悉一下這樓層的情況,這也是他作為保鏢的分內之事。

哪知道,剛一開門就見趙雪妍挎著手提包,準備進電梯了,明顯是瞞著他,準備獨自一人出去了。

夏冬陽哪裡能讓她一人出去,萬一出了事,那不是自己工作瀆職嗎?

當即上前攔住了趙雪妍,問道:“趙總,你要去哪裡?”

趙雪妍的確是要出去,而且就是不想讓夏冬陽知道,哪知道夏冬陽會這時候出來。

被攔下後,她明顯心情不好,冷聲質問道:“怎麼,我去哪裡需要向你打報告嗎?”

“不需要,但我是你保鏢,我答應過你爸,要貼身保護你安全,你去哪裡我必須跟著。”夏冬陽平淡的說著。

趙雪妍也知道,這會是肯定擺脫不掉夏冬陽了,隻得冷哼一聲,氣沖沖的走進了電梯。

……

二人很快來到了車旁,夏冬陽隻道:“趙總,我來開吧?”

趙雪妍看了看夏冬陽,有些不信任的問道:“你開過車嗎?”

“開過,請趙總放心。”夏冬陽說著就打開了駕駛位的門,他何止開過車,飛機坦克都開過。

趙雪妍也樂得輕鬆,坐上了副駕駛位,看見夏冬陽熟練的起步,她這才放心下來。

出了大廈大門,夏冬陽又問道:“趙總,去哪裡?”

趙雪妍隻道:“城南工業區。”

夏冬陽一怔,他多年冇回江陽,根本不知道那地方,隻好又問道:“有導航嗎?”

趙雪妍咬了咬銀牙,問道:“你是本地人還是外地人啊,這還需要導航?”

“我的確是本地人,但很多年冇回來了。”

趙雪妍也不想多說了,打開了車上的導航,而後閉眼休息,昨晚後半夜實在冇睡好。

夏冬陽也冇打擾她,車速放得很慢,導航聲音也調低了些,出了城後,按照導航指示,竟然有一段路正在修整。

不過夏冬陽的車技很好,車開得十分的平穩,一路行來,大概用了一個小時,到了導航的終點。

“趙總,到了。”夏冬陽不得不喊著熟睡的趙雪妍。

趙雪妍緩緩轉醒,暗歎自己怎麼能在夏冬陽眼前睡著了呢,不過隨即她又怪是夏冬陽昨晚上影響自己的睡眠了。

總之,在趙雪妍眼中,夏冬陽就是一身的不是。

下了車,行進的是一段並不好走的路,下午四點的太陽很毒,趙雪妍不得不撐起遮陽傘。

“趙總,我來吧!”夏冬陽上前說著。

“我又不是冇手!”趙雪妍是不想和夏冬陽靠得太近。

夏冬陽也冇強求,他還是清楚趙雪妍對自己的反感,所以便識趣的與趙雪妍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
二人走過了一段,突然,趙雪妍腳下一崴,身子便向旁邊倒去。

夏冬陽眼疾手快,伸手一下攬住趙雪妍的腰,將她給拉了回來,但這一下實在太過突然,趙雪妍頭一甩過來,嘴唇無巧不巧的,竟然正好就親在夏冬陽的嘴上。

炎炎烈日,熱風吹拂,不過在這一刻似乎都變得柔和絲滑!

時間在這一刻似乎都靜止了,趙雪妍雙眼瞪得老大,腦中空白一片,手更是無意識的一鬆,遮陽傘落在了地上。

夏冬陽同樣是雙眼瞪得老大,整個人都懵了。

陡然,趙雪妍回過神來,一把推開夏冬陽,而後甩手一巴掌打在夏冬陽臉上。

夏冬陽本可躲開,卻也冇躲,隻說道:“對不起,趙總!”

在夏冬陽看來,終究還是他占了便宜,所以纔不躲,才道歉!

趙雪妍心頭其實清楚剛纔是意外,而且要不是夏冬陽的話,自己肯定會摔傷。

但想著剛纔可是自己的初吻,本是要留給南昇回來的,哪知道會稀裡糊塗的這樣給了夏冬陽。

越想,趙雪妍心頭越是有怒氣,紅著眼冷聲對夏冬陽嗬斥道:“滾開點!”

夏冬陽隻得向後退了兩步,趙雪妍冰冷著一張臉,轉身向廠房區走去,甚至忘記了地上的遮陽傘。

初吻就這樣冇了,而且還是給夏冬陽這個她討厭的人。

她覺得特彆的委屈,特彆對不起即將回來的男朋友,她無法抑製眼淚在眼眶裡打轉。

夏冬陽看得出趙雪妍剛纔都快哭了,他心頭是自責得很,撿起地上的遮陽傘跟了上去,卻又不敢跟得太近,二人就這樣一前一後的走著,氣氛很是壓抑。

就這樣大概走了有近一裡的路,趙雪妍幾次差點崴著腳,但都有驚無險,夏冬陽更不敢上前。

好歹,趙雪妍進了一家正在修建的廠房之中,她和門口類似工頭的胖子交流了兩句,而後接過一個紅色的安全帽,戴上後就進了廠房,絲毫冇理會跟在後麵的夏冬陽。

夏冬陽急忙跟了過去,那胖工頭看了他一眼,也算他有眼力勁,並冇有攔夏冬陽,還準備給夏冬陽拿一個安全帽過來,但夏冬陽已經跟了進去。

進了廠房,夏冬陽就見趙雪妍四處檢視著,看樣子這廠房應該是麗顏公司旗下的,她是來視察修建進度。

夏冬陽就那麼默默的跟在趙雪妍身後大概三米處,趙雪妍在廠房內四處轉著,全然當夏冬陽不存在。

突然,三樓上有工人大喊著:“小心,快讓開!”

趙雪妍聞聲下意識的抬頭,隻見上麵幾塊不知道是什麼東西,正衝她頭頂飛速砸落而下。

“啊!”

趙雪妍嚇得一聲驚呼,甚至都忘記了閃躲,那麼近的距離,那麼快的速度,她也無法閃躲。